第八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重生八零俏嬌妻 > VIP卷 第五百零二章 親密
    林曉晚完全沒懂,這炕跟新不新婚有什么關系,陸戰北出來,她站在門后小聲問:“有啥事?還有什么風水么?”

    她以為新婚還得有什么說到,需要在炕上綁個紅繩什么的,畢竟這時候迷信的人多。

    陸戰北右手按在林曉晚身后的墻上,然后彎下腰在林曉晚耳邊小聲道:“人家以為咱們新婚夫婦晚上活動多炕才塌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,陸戰北不會這么直白的跟林曉晚說這個,畢竟這些會讓這只小狐貍春心萌動,也會影響學習,不過現在,自己要提前給她補點知識,不春心萌動,怎么能想男人?想自己呢?

    林曉晚這才明白咋回事,臉紅的跟蘋果似的,加上某人說完了,還跟她保持著一個那么曖昧的壁咚姿勢,她趕緊低頭從陸戰北的胳膊下鉆出去跑了:“我去給師傅買包煙。”

    陸戰北看著小媳婦的樣子,咧著嘴笑了,不過也要倒上班時候,也只能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他們家這炕壞了的事成了大院里的一個小笑話了,都以為是兩人半夜太激烈了,林曉晚下午都不敢出去了。

    陸戰北倒是挺高興的,說唄,反正這就是自己媳婦,以后自己還真備不住這炕還得塌。

    晚上,兩人一起把家里收拾了,忙到了九點多,洗洗也就該睡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林曉晚看著炕發愁了:“這炕都砌好了,可是今天住不了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陸戰北內心很滿足,表面很為難的道:“要不咱們就睡沙發吧,反正是個雙人的沙發床,兩人住的開。”

    林曉晚想了想:“可是有點小,不合適吧?要不我去跟楊洋和王海玲住一宿,明天看看包裝袋沒問題,我就會臨溪村,等周五回來,周末不耽誤陪你回去考試。”

    陸戰北怎么能放過這個機會,炕都拆了,要是還把媳婦放走,自己太沒能耐了。

    他看著林曉晚一臉真誠:“咱們在你家時候,不也是就隔了個炕桌?難道你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林曉晚對陸戰北是完全信任的,前世今生都相信,想想自己這么防著陸戰北,那也太傷人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道:“那咱們就睡沙發,幫我把沙方放開,我去拿被子。”

    陸戰北聽了這個答案,屁顛屁顛的跑去抱了被子,幫著林曉晚鋪好了。

    這個沙發床也簡單,就是沙方的上邊直接翻下去,扶手就是等于床腿了,其實也不算是太大。

    鋪好之后,中間是完全沒辦法隔東西了,陸戰北主動睡外側,免得林曉晚掉地上。

    放好了窗簾關了燈之后,兩人也躺下了。

    這還是第一次這樣近的躺在一起,林曉晚靠著里邊,陸戰北也是在邊上,中間還是留了一定的空隙。

    但是兩人都能聞得到彼此身上的氣息。

    現在是夏天,林曉晚穿的是自己做的一套睡衣,砍袖上衣和一個短睡褲。

    陸戰北穿了個跨欄背心,和林曉晚做的短睡褲。

    這時候熱,一人就蓋了一個毯子,也不能蓋得太嚴實,就是把肚子蓋上不著涼,要不然這天氣熱。

    這樣兩人躺著的時候,其實內心都有點激動,畢竟說起來這都是正常的成年男女,要是真的沒感覺才有問題呢。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”兩人異口同聲要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先說。”又是神同步的一起道。

    說完,兩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林曉晚轉過身對著陸戰北道:“你想說什么?”

    陸戰北也轉向了林曉晚:“我想說,你有什么事情不要都放在心里,我會幫你。”

    林曉晚點點頭:“嗯,我相信,但是有些事,我必須自己去辦,因為有些事真的沒辦法跟你解釋。”

    陸戰北倒也不強迫林曉晚道:“嗯,但是你記住,我會一輩子都支持你,不管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曉晚笑了:“你還是跟以前一樣。”她說的以前是前世。

    陸戰北不解的問:“我不是一直這樣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真的很感謝你,如果沒有你,也沒有我的現在。”林曉晚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是不是也要感謝你,如果沒有你,也沒有我的現在。”說完陸戰北又道:“你剛才想跟我說什么?”

    林曉晚沉默了一下:“我忘了,或許我想說的跟你一樣,如果你想做什么就告訴我,我也會竭盡全力幫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們還說這么多干什么,就是互相幫助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們叫強強聯手。”

    兩人也不知道說到了什么時候才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林曉晚醒了就發現自己有點熱呢,并且身邊的溫度味道跟以前起床的感覺不一樣呢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窩在陸戰北的懷里,她剛想推開陸戰北,才注意到,人家陸戰北躺在床邊,跟睡覺前一點沒動位置,再推人家就掉地上了,而自己滾到了人家的身邊,不是人家占便宜,這是自己過去的。

    這把人家弄醒,自己不是更丟臉,是自己睡覺不老實,滾到人家身邊的。

    并且還窩在人家懷里,人家根本沒有任何的不軌動作。

    自己還是趁著人家沒醒,悄咪咪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吧,她小心的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,閉上眼假裝睡覺。

    陸戰北的嘴角微微上翹,這個小狐貍還是很狡猾的,他睜開眼,坐起來,假裝不知道林曉晚醒了,很輕的動作換衣服。

    林曉晚更不敢動了,因為換衣服的話,不是要脫了睡褲,那不是……

    她小臉通紅,呼吸也有點加快了,但是還是假裝淡定。

    陸戰北換好衣服,回頭看看林曉晚,笑的嘴都快合不上了,但是還得裝的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林曉晚聽著沒什么動靜了,以為陸戰北進里屋了,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沒想到陸戰北正看著自己,她結結巴巴的道:“那個,你,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陸戰北彎下腰,離林曉晚更近了一些:“我不在這應該在哪?”本想著逗逗林曉晚,可是這一低頭,正好看見了林曉晚睡衣的領口處。

    他趕緊直起腰,摸摸鼻子,如果流鼻血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林曉晚的確被某人挑逗到了,因為從早上醒到現在,她這都是小鹿亂撞的狀態,根本沒注意陸戰北的表情,低著頭:“那個,我就是以為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陸戰北現在真的要出去了:“我去洗臉。”說著快步出去了。
特威高手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