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小說網 > 科幻小說 > 兌換傳奇戰記 > 正文 第1038章 君與臣的對決
    “來吧,蘭斯洛特!”

    一瞬間,阿爾托莉雅便解除了環繞在圣劍上的寶具,被空氣所掩飾的圣劍將它的真面目展現出來。

    黃金的圣劍,這把象征著傳奇王者的圣劍映入了蘭斯洛特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亞瑟!!”原本就已經躁動不安的蘭斯洛特在見到圣劍的那一刻,就變得更加的狂暴了,沒有任何理智的讓他下意識的呼喊著阿爾托莉雅的名字。

    沒有遲疑,蘭斯洛特拔出了自己的黑色佩劍,頃刻間,如墨水般黑暗的魔力爆發出來,環繞周身的黑霧旋即消散開來了。

    無毀的湖光(a

    ou

    dight),與阿爾托莉雅的誓約勝利之劍一樣,是同為湖中精靈托付給人類的寶劍,因為有著相同起源,所以能與誓約勝利之劍匹敵。

    但是,由于蘭斯洛特用這把劍斬殺了圓桌騎士,因此導致這把劍喪失圣劍的資格,被歸入魔劍。

    在動用這把劍的時候,蘭斯洛特要封印其它寶具才能使用,而抽出這把劍的時候,蘭斯洛特全部的參數值提升一個等級。

    由于這把劍有打倒過龍的故事,所以能夠對持有“龍屬性”的英靈追加傷害。

    這就有些克制阿爾托莉雅了,畢竟,在這個世界的設定里,阿爾托莉雅體內有著龍的遺傳因子。

    手持著黑色的佩劍。蘭斯洛特朝著阿爾托莉雅沖去,漆黑的身影涌現著強大的魔力波動,他現在的魔力供應非常充足,讓他達到了最好的狀態,這也意味著,第一擊便盡了全力。

    面對這攻擊,阿爾托莉雅謹慎的對待著,她明白,單論武藝的話,蘭斯洛特甚至還在她之上。

    這是因為蘭斯洛特有著一個a+級的固有技能,無窮之武煉,這是使心技體的完全合一的技能,不受任何精神影響,就能發揮出強大的戰斗能力,而依靠這項技能,蘭斯洛特即使在狂暴狀態下,也能發揮出原本的身手。

    發狂的蘭斯洛特快速的來到阿爾托莉雅的目前,揮動手臂,漆黑的魔劍從上而下迅速的劈向了阿爾托莉雅。

    阿爾托莉雅抬起手中的圣劍,精準的擋下了攻擊而來的劍擊。

    伴隨著激烈迸濺的火花和刺耳的嗡鳴,圣劍與魔劍之間的撞擊產生了狂亂的氣流。

    雙方的碰撞,也就意味著戰斗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洛天幻出現在一棵樹上,看著阿爾托莉雅與蘭斯洛特的戰斗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晚沒能遮掩住圣劍的光輝。

    金色的圣劍與黑色的魔劍在不斷的交織,火花不斷的迸濺,交戰的兩個人都沒有任何留手。

    在此刻,語言也沒有存在的必要,兩人之間只剩下了以命相搏的戰斗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特殊的戰斗,心懷愧意的君主面對滿是悔恨的臣子,阿爾托莉雅唯一能做的,就是讓蘭斯洛特從無盡的痛苦中解脫出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激戰繼續,阿爾托莉雅的圣劍劃過蘭斯洛特的鎧甲,濺起了一道火花。

    可蘭斯洛特卻沒有理會阿爾托莉雅的動作,只是揮動手中的魔劍,在阿爾托莉雅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雙方一觸即分,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,蘭斯洛特稍微占據了上風。

    作為亞瑟王麾下最強的圓桌騎士,他的武藝冠絕了一個時代,就算是狂化的狀態,也可以壓制住阿爾托莉雅。

    雖然稍微落了下風,可阿爾托莉雅并沒有多少沮喪之色,在體內阿瓦隆的作用下,她手臂上的血痕一瞬間便消失了,傷口痊愈。

    再次抬起手中的圣劍,阿爾托莉雅目光復雜的看著對面的漆黑從者:“蘭斯洛特,我不清楚你是恨我,還是恨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說話間,阿爾托莉雅雙腳一蹬,立刻如同離弦之箭,沖向了蘭斯洛特,義無反顧的揮動手中的圣劍,黃金之劍斬向了蘭斯洛特,劃過漆黑的空中,留下了一道驚鴻。

    砰!!

    伴隨著激烈迸濺的火花,蘭斯洛特抬起手中的黑色魔劍,穩穩的擋住了來襲的圣劍。

    鏗鏘之聲在這片樹林之中持續不斷的回蕩著。

    阿爾托莉雅近距離的看著蘭斯洛特,看著他那扭曲瘋狂的面容,碧綠色的眼眸滿是堅定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……但是,現在的我可以確定一件事,那就是……親手將你處決!!”

    阿爾托莉雅與蘭斯洛特同時向后挑開,端正的舉起了手中的圣劍,沒有展現出任何的防御姿勢,阿爾托莉雅決定在下一擊便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或許是察覺到了什么,蘭斯洛特朝著阿爾托莉雅沖去,漆黑的魔力蔓延到了墮落的魔劍上,使得魔劍上面仿佛有火焰在燃燒。

    阿爾托莉雅可以確定,這是蘭斯洛特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面對這兇險的一擊,阿爾托莉雅沒有任何抵抗,只是做了一件事,那就是解放了她的寶具。

    “avalo

    (阿瓦隆——遺世獨立的理想鄉)!!”

    金色的劍鞘從阿爾托莉雅體內顯現出來,綻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,光芒籠罩了阿爾托莉雅的身體,形成了一個無堅不摧的小型結界,仿佛夢幻一般的光芒讓阿爾托莉雅處于不同的次元。

    而在此時,蘭斯洛特已經襲來,揮動著蓄勢待發的魔劍,勢大力沉的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砰!!

    金色的結界固若金湯,輕而易舉的擋住了斬來的魔劍,沒有讓結界之中的阿爾托莉雅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。

    并且,這是蘭斯洛特的全力一擊,卻就這么被擋住了,巨大的反作用力將蘭斯洛特震得雙手發麻,以至于他踉踉蹌蹌的后退了幾步,致使他露出了破綻。

    幾乎是在與此同時,金色的光芒收斂起來,劍鞘重新回到阿爾托莉雅的體內,阿爾托莉雅以最快的速度沖了上去,瞬間追上了身形不穩的蘭斯洛特,義無反顧的將手中的圣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噗呲!

    利器捅進肉體的聲音驟然響起,這也代表著這場戰斗的終結。

    圣劍捅進了蘭斯洛特的心臟之中,阿爾托莉雅低著頭,不知道在想什么,但從她顫抖的雙手可以看出,雖然已經下定了決心,但她的內心仍然十分不好受。

    蘭斯洛特敗了,在一旁觀戰的洛天幻十分確定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愛因茲貝倫城堡里的間桐雁夜也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,低下頭,看見手背上的兩道鮮紅令咒正在逐漸的變淡。

    從者的靈核已經破碎了,只要再過很短的一段時間,蘭斯洛特便要消失了。

    噗呲!

    阿爾托莉雅面沉如水,拔出了插在蘭斯洛特胸口的圣劍。

    靈核破碎了,蘭斯洛特的身體無力的向下倒去。

    見狀,阿爾托莉雅下意識的想要扶他,但蘭斯洛特馬上用自己手中的魔劍支撐住了自己的身體,使自己的上身保持著直立,而他的下半身卻單膝跪在了阿爾托莉雅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終于能夠再見到你了,吾王。”

    契約已經解除了,蘭斯洛特短暫的恢復了意識。這對他來說,應該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是啊,蘭斯洛特,我也感到很高興見到你,在最后的時刻能夠和你交談。”阿爾托莉雅抬起頭,面色從容,但眼中那復雜的目光出賣了她的心情,說明她此刻的心中是五味雜陳的,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看到戰斗結束了,洛天幻從樹上跳下來,但沒有更前一步,因為他知道,眼前是阿爾托莉雅要親自解決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曾經的戰友和部下,阿爾托莉雅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蘭斯洛特是圓桌騎士之一,也是被歌頌為最偉大騎士的英雄。

    他熱愛正義,尊敬女性,憎惡邪惡,清廉而又洋溢著浪漫的身姿,被亞瑟王評價為理想的騎士。

    只不過,蘭斯洛特卻與和亞瑟王的王后格尼薇兒陷入了愛河,從那之后,一切都變了。

    “能死在您的劍下,不勝感激,或許,我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傳達我的思念吧……”用充滿慈悲的目光注視著貫穿了自己身體的圣劍,蘭斯洛特苦笑著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當時是想讓你親自懲罰我。王啊,我當時真希望你是因為自身的憤怒向我問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錯了,蘭斯洛特,我從來沒有因為你和格尼薇兒的事情而感到憤怒。”

    阿爾托莉雅平靜的看著眼前的蘭斯洛特,眼中的悲傷卻怎么也掩飾不住。

    蘭斯洛特與格尼薇兒相愛,阿爾托莉亞卻沒有將這無可解脫的不義行為視作背信棄義,這一切都是因為她隱匿了性別造成的。

    她認為,必須終身背負這一矛盾的,是格尼薇兒。

    阿爾托莉亞理解這份犧牲的沉重,并對蘭斯洛特表示感謝,同時,心中也有愧意,但對于蘭斯洛特與格尼薇兒相愛這一點,她甚至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在阿爾托莉雅看來,蘭斯洛特與主自己有著同樣的理想,這樣的人是不會令國家陷入危機,她相信他會與自己共同分擔責任。

    而事實上,他也確實這樣做了。

    雖然身陷踏入不義之道的苦惱,但蘭斯洛特還是在暗中支撐著格尼薇兒,支撐著王。

    之所以會被當作丑聞揭露,使得二人不得不站在對立的位置上,也是那些仇視卡莫洛特的叛徒們一手策劃的。

    由于蘭斯洛特無法坐視心愛的女子被殺,阿爾托莉雅不得不以王的身份將其進行處決。

    誰都沒錯,正因為每個人都是正確的,才釀成了悲劇。

    在阿爾托莉雅看來,歸根結底會發展成這樣,都是因為她隱瞞了自己的性別才造成的,所以她才沒有怪罪蘭斯洛特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是,蘭斯洛特卻不同。

    身為王的臣子,卻與王的王妃相戀,甚至這還成為了國家危機的***,對他來說,這種事情簡直就是不可原諒的事情。

    屁股決定腦袋,所處的位置不同,思考的東西也不一樣。

    “王,你這次來到這場戰爭是因為我們嗎?”蘭斯洛特的聲音越來越虛弱,身體開始變得越來越透明,大量的靈子飄散出來,但是他的眼神卻越來越明亮,在消失之前,他還想確認一件事情,而這件事請,也是所有關心阿爾托莉雅的騎士最擔心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原本確實是這樣。”阿爾托莉雅明白了蘭斯洛特的意思,稍稍思考了一下,便給了答案。

    蘭斯洛特的頭低了下來,他的臉色變得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但是隨即,阿爾托莉雅的下一句話則是讓他不由的抬起了頭。

    “不過,我已經放棄了那個想法,現在我繼續參與這場戰爭的原因,只是為了解決一件事情罷了,而這件事情,則與你們無關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,關于您要做的事情,我恐怕也沒有資格詢問,但是,在這里,我希望您能夠認真的聽一下我這個不忠騎士的諫言。”

    蘭斯洛特的身體已經呈現了半透明狀,消失也是很快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您是完美的王,無論是抵抗敵人的侵略,還是將國家治理得繁榮昌盛,無論什么時候,你都是讓人追隨的對象。但是,您每一次所做出的決定都是為了國家,為了人民,為自己身邊的人做出的。無論是討伐村莊,還是解決來犯之敵,甚至連我和格尼薇兒的事情都是如此。您的形象從來都是理性的,但是,也正是如此,我們從未在您的臉上看到過屬于您自己的笑容。”

    “王啊,懇請您為自己考慮一下,您沒有任何錯,有錯的只是我們,只是背叛了您的騎士們。”

    蘭斯洛特的聲音已經非常虛弱了,仿佛他在下一秒就會消失。

    而蘭斯洛特的話幾乎代表了所有亞瑟王麾下騎士的心聲。

    為了成為一個理想的王者,眼前的這位少女用了一生的時間,舍棄了人的感情,舍棄了人的生活,舍棄了屬于人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一個國家重擔,就這么壓在了這位少女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少女為了這個國家費勁了心力,但是最終,卻是她的騎士們毀滅了國家。

    劍欄之戰,在那場戰爭中,少女獨自停留在劍丘上的身影,讓所有的騎士都感到羞愧,哪怕他們都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“沒有那回事,蘭斯洛特……”阿爾托莉雅強忍住心中的悲傷,看著眼前曾經的摯友,堅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守護好國家,這是身為王的我的職責,我無論如何都是不可避免的。至于為自己考慮這件事,我也會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聞言,蘭斯洛特的臉上充滿了解脫的神情,身體已經有一半快要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在臨死之時,能夠接受您的制裁,在您的眼前死去,這樣的我,或許也有資格贖罪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有資格。”阿爾托莉雅看著眼前的騎士,聲音也變得哽咽起來。

    “王,再見了……”說出最后的道別,蘭斯洛特就徹底消失了,但是,這位一直在自責和悔恨的騎士,也終于迎來了自己的解脫。

    在蘭斯洛特消失之后,阿爾托莉雅佇立在原地,久久不能回神。
特威高手论坛